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世界媒体艺术之都”长沙耀亮世界

2022-12-03 16:11:50 1732

摘要:长沙,是一座文气纵横的城市,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你能感受到书香满溢;长沙,是一座不忘初心的城市,在湘江江心橘子洲头,你能感受到挥斥方遒;长沙,是一座幸福快乐的城市,在山水洲城寻常巷陌,你能感受到冁然而笑。今天,长沙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世界...

长沙,是一座文气纵横的城市,

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你能感受到书香满溢;

长沙,是一座不忘初心的城市,

在湘江江心橘子洲头,你能感受到挥斥方遒;

长沙,是一座幸福快乐的城市,

在山水洲城寻常巷陌,你能感受到冁然而笑。

今天,长沙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

“世界媒体艺术之都”。

从3000年前的秦简汉墓,到1000年前的陶瓷远航,星城长沙,曾见证世界历史的发展大潮,参与文化交融的多元碰撞,是世界文化大格局中的重要节点。这样的一块土壤,为“敢为人先”的湖湘精神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如今,在世界城市坐标系中,长沙又占据了一个耀眼的位置。

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日凌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法国巴黎宣布,长沙正式加入全球“创意城市网络”,成为中国首个获评世界“媒体艺术之都”称号的城市。此次获此殊荣的还有多伦多(加拿大)、瓜达拉哈拉(墨西哥)、布拉加(葡萄牙)、科希策(斯洛伐克)等四个城市,长沙是唯一亚洲城市 。这是继2016年荣膺“东亚文化之都”称号后,长沙又一张重量级的国际名片。

中共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表示,长沙将以此为契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坚持文化“走出去”战略,不断丰富“媒体艺术之都”的内涵,为推动中华优秀文化走向世界作出探索和示范。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长沙已经准备了三年多时间。

始于媒体,但又不限于媒体

全球“创意城市网络”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大项目,分为媒体艺术、音乐、文学、美食、电影、设计、手工艺和民间艺术7个类别。迄今,全球已有100多个城市加入“创意城市网络”,而长沙是中国首个获评“媒体艺术之都”这一称号的城市。

在外界看来,长沙提出建设“媒体艺术之都”并持续推进,自有其深刻背景和实力。尤其是,近年来屡屡刮起收视旋风的“芒果TV”,以及在长沙问世的大量优秀媒体艺术作品:《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超级女声》《我是歌手》等电视节目成为行业标杆;《雍正王朝》《走向共和》《恰同学少年》等影视剧扬名海内外;金鹰电视艺术节、橘洲音乐节、国际雕塑文化艺术节等国际性节会常态化举办,搭起永不落幕的城市舞台。

不过,和外界的普遍认知不同,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研究员杨越明教授的看法却是,“长沙作为‘媒体艺术之都’的优势,应该说始于媒体、但又不限于媒体”。他向《凤凰周刊》记者提到一个背景,2017年是长沙第二次申请媒体艺术之都。“三年前为什么会失利呢,是因为大家都认为突出长沙的传媒产业优势,就符合媒体艺术的要求。第二次申请,长沙意识到,需要以国际视角来理解媒体艺术这个词,媒体不仅是广播电视和出版,还得是营造城市创意氛围的整体能力。”

而这,也正是长沙市委、市政府对于“媒体艺术”这个概念的国际化解读。“media arts,我觉得更确切的翻译是媒介艺术”。杨越明说,一切介质,包括电视、新媒体、城市中的大屏幕、灯光,都可以呈现出艺术创造性,并不限于媒体本身。

对于这一点,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何人可教授也有发言权。他所在学院的大学生,参与并完成了“申都”视觉文件和H5的制作。“小巧精致,只需在手机上一点就能播放,传播效率非常高”,何人可说,“最大限度传播,最大限度参与,艺术表达大众化,这不正契合了我们‘申都’的意义所在吗?”

他透露,为了总结第一次的失利原因,市里曾专门组织他们去塞内加尔达喀尔考察。在此前谋求加入全球“创意城市网络”时,凭借当地闻名遐迩的非洲黑人音乐,达喀尔赢得了“媒体艺术之都”的称号。这本来是一种很小众的艺术形式,但在申办的时候,达喀尔将其传播的意义阐述得非常充分。评委会据此认为,非洲黑人音乐与当地社会生活有着极为直接、紧密的联系,音乐几乎伴随着人们所有的活动,成为当地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有机组成部分。

“达喀尔是全球黑人音乐圣地。但这里是非洲,基础设施很不发达,很多东西不易传播”,何人可解释,黑人音乐本来也是很小众的,不过手机出现以后,其在当地的传播情况完全改观:手机就能当键盘,还可以录音。“什么是媒体艺术?在今天就是高科技、跨领域的各种文化要素的一个整合,其核心是传播”。

弄清楚了“媒体艺术”的真正含义,长沙第二次“申都”时阐述的主题,不再主打“金鹰艺术节”,而是牢牢锁定在了城市的“创意领域”。接下来面临的难题,是选取一种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元素来表达长沙。“经过反复比选,最后选择了烟花”,何人可说,这是中国人的发明,1400多年的历史,加上现代的创意设计和数字技术,可谓既传统又现代。“最重要的是,这是全世界都能够共同欣赏和理解的,甚至不需要语言。”

2017年4月,在举办“一带一路”青年创意与遗产论坛期间,长沙不但邀请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青年代表,还邀请联合国官员和此前获得“媒体艺术之都”称号的城市代表共同参会。当晚来自74个国家的105名嘉宾夜游湘江,加上天公作美,湘江澄澈,繁星点点,橘子洲头一场盛大的音乐焰火秀,赢得了嘉宾们一阵阵的欢呼与赞叹。“有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写给天空的一封情书’”。当地参与此项工作的一名官员介绍,“这是长沙打出的一张名片,而这张名片得到了他们的共同认可。这不就是媒体艺术吗?而且美轮美奂。”

创意重塑城市品格

长沙是中国唯一历经三千年城址不变的“星城”,千百年来一直闪耀着创意的火花。三千年前,精美绝伦的青铜典范“四羊方尊”,代表着人类文明曾经达到的高度;1400年前,长沙人李畋点燃“烟火”,将火药变成天空最美的情诗,从此璀璨了世界的夜空;1000余年前,铜官窑的瓷器扬帆远航,闯荡出连接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而今,数字视频、数控烟花、数字灯光等新媒体艺术的“灯火”照亮了长沙这座媒体艺术大舞台。这不但拉近了城市与市民的距离,推动了创意经济的发展,更成为重塑城市品格的重要手段。

“不仅勾连起历史、现在和未来,而且汇集了满足人们各种美好文化生活的不同需求,长沙就是这样一座‘媒体艺术之都’”。因为从事与文化艺术相关的工作,使得长沙市文广新局局长杨长江能够从细微处观察这个城市的点滴变化。“以前不是有个段子,说‘北京是首都,长沙是脚都’吗?”杨长江说,现在再来长沙看看,虽然酒吧一条街依然火爆,但图书馆、博物馆、艺术剧院和音乐厅也都人满为患了。“从重视感官享受的初级消费体验,最终又回归到了文化本身,这是文化消费的一种重大转变,也是市民文化素养和城市品格的一种体现。”

“当初建这些大型文化场馆时,我还担心会门可罗雀,后来发现完全没必要。”杨长江继续讲述自己的观察:长沙市博物馆开馆时,三个小时就进去了1.3万人,外面还排着长队。梅溪湖大剧院上演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打造的英语版歌剧《红楼梦》时,几乎无人退场。很多私人的美术馆和艺术馆,门前也常常是车水马龙。“在博物馆可以领略一种历史的文明,寻找一些城市的记忆。尽管他们的《红楼梦》和我们传统的不太一样,但市民们能够带着欣赏的眼光看下去。”杨长江认为,这样的文化消费升级和转变,在长沙表现得很明显。“市民们可以有多样化的选择了,广场舞照样跳,但不愿意跳广场舞的人,也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活动场所。”

长沙获评“媒体艺术之都”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创意城市网络”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太高。“这和中国城市的整体发展水平,以及人们的认识程度有关”,当地曾两次全程参与“申都”工作的一位官员透露,第一次“申都”时,中国的城市只有长沙一家参与竞争。但仅仅三年多时间,竞争就变得格外激烈,此次加入“创意城市网络”的中国城市就有4家。除了长沙,还有武汉、青岛和澳门。其中,武汉入选“设计之都”,青岛入选“电影之都”,澳门入选“美食之都”。

“全球‘创意城市网络’的形成和评选,有其深刻的经济社会发展背景”。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金元浦教授认为,创意经济是综合性产业,其与传统的工业产业最大的不同在于,资源依赖对象已经不再是强大的金融、巨大的空间、广袤的土地、丰富的石油煤炭等自然资源,而主要依赖人力资源。“我们的世界是互联互通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的节点是城市。城市里的一切都与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密切相关,而创意和创新则是将这一切连接起来的关键”。

从这个角度看,“创意城市网络”评选的时机,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经济转型与中国城市发展的路径可谓高度契合。中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和以前的粗放式发展不同,这一城市化更强调城市的品格和个性。说到这一点,长沙市文广新局局长杨长江格外有感触:“创意经济已经完全不是传统产业了,它更注重个人创造力、推崇创新,主要提供精神产品的生产,其核心资源是人才创业,消耗的不是土地,不是钢铁,也不是煤炭和能源等自然资源”。他认为,发展创意经济的最主要目的,是改变人类的需求方式,摆脱过去那种“以实物需求为核心的增长模式”,创造一种以追求内容、文化、感受、体验等更接近于人类实质需求,即“幸福感”为核心的需求模式。

而城市的魅力,恰恰在于不同社群、不同文化的人集聚在同一个行政区域里,不同的语言、性格、饮食汇聚,形成一种新的共处甚至融合的状态。一个和谐美好的城市,不同的文化能够交流、沟通,而不是各自相对隔离地存在。不同的文化在这个城市,也可以形成一种新的城市品格。如今,创意经济为城市新品格的建构提供了可能性,为城市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都开放了通道,让人们都能够以开放和包容的心态面对城市的多面性,有机会亲自建构城市。

城市发展新动能

“长沙是一个领风气之先的地方,创新、开放、阳光是这个城市的底色”,当地一位全程参与“申都”工作的官员称,从历经千年而弦歌不绝的岳麓书院,到影响了半部中国近代史的时务学堂,再到毛泽东、蔡和森创建的新民学会,“敢为人先”的湖湘文化一直滋养着这个城市,这里也曾诞生过很多影响世界的大人物。“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和体验经济的发展,创新创意又成为城市发展澎湃动力的新引擎,并将传统转化为当下、指向未来”。

这句话并非虚言。全球化背景下,每个城市都以不同特色,形成自身的亮点和影响力。文化特色越强,城市影响力越大,经济社会发展也越快。新兴文化产业的崛起,反映了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环境下,创新创意对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作用。统计数据显示,作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新引擎,自2004年以来,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的年平均增速已经超过23%,远高于同期GDP增速。

这个方面,长沙的表现也可圈可点。2016年,长沙文化创意产业总产出2581.4亿元,增加值为811.2亿元,是经济发展中最具活力的部分,占GDP的比重高达8.7%。12815家文创企业为媒体艺术在长沙发展提供了产业基础、创新人才和资金渠道,数字技术则丰富了媒体艺术的业态和内容,加快了其向设计、旅游、健康等行业的渗透和融合。

目前,长沙的媒体产业呈现明显的规模化与多元化发展态势,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媒体艺术产业生态群。其中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视觉特效、数字媒体制作,成为长沙媒体艺术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的结合,孵化出了数字烟花、数字灯光、数字会展等新兴创意产业,与数字媒体一起,构成了长沙媒体艺术的发展矩阵。“快速发展的文创产业为市民带来了61万个工作岗位,现在长沙每12人就有1人在文创产业工作,市民实实在在成为了文创产业建设、媒体艺术发展的参与者和受益者”。长沙市文广新局局长杨长江说。

不仅如此,统计数据显示,长沙经济发展的十年,和创新发展的十年同步,与产学能转化示范也是十年同步。“知识的干柴和资本的烈火一旦相碰,就产生了巨大的动能”,这是前中南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黄伯云的评价。

而最近十多年来,长沙是中国进步最大的省会城市。这从其GDP名次的上升幅度即可看出。从2005年的1520亿元,到2015年的8500亿元,十年间,长沙GDP增长了460%,从第24位提升至第14位,在33个重点城市中,长沙以460%的增幅位居榜首。如今,省会城市经济总量排名,排在长沙前面的仅有5个:广州、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而这5个城市,都是副省级城市。在中部地区,目前长沙的经济总量仅次于武汉。

“在产业观念上,创意经济是对传统产业的重构与拯救”。长沙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大公认为,文化创意产业强调以全新的资源观、消费观和生产观,反思传统的制造业模式以及社会发展模式,本质上是一种新的生产思潮、新的发展观念以及新的社会发展模式。“这个过程,也是包括传统媒体在内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贺大公说,“如果能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找准在城市新一轮竞争中的发力点,对长沙未来的发展必将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长沙市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模式,不仅符合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需要,也契合了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需要。不过,较之硬件建设,软件建设更难,推动“文创产业化、产业文创化”融合发展,让文化创意成为城市内涵式发展的抓手,才能塑造更具活力、更有魅力的城市生态。

“加入全球‘创意城市网络’,有助于长沙整个城市创意氛围的提升”。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研究员杨越明教授认为,这是以城市居民以及创意产业从业者的需求为导向的发展方向。“媒体艺术之都,首先是unesco的创意城市,其次才是在媒体艺术方面有特质的城市。因此我觉得长沙在媒体艺术上的资源优势、人才优势,不仅要推动产业的发展,还要真正作用于城市。比如在城市公共空间的视觉呈现上,在公共场馆的互动媒体展陈上,在创意社区的打造上,都应积极应用媒体艺术”。

具体到文化创意产业本身,杨越明认为,媒体产业整体在迭代发展,其他产业与媒体艺术的融合创新契机也在不断呈现。“长沙在‘媒体艺术之都’城市网络中,应该立足于一种新的姿态,那就是大胆实践与证明媒体艺术可以成为其他产业升级的推动力。这一点如果做得好,将是对媒体艺术之都城市发展框架的有效扩充,也能体现长沙与其他‘媒体艺术之都’城市的比较优势”。

>>胡衡华:对标国际 让长沙融入全球城市发展体系

>>陈文浩:创意经济成城市竞争发力点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